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资深法官辞职当律师 称离开时收到的不全是祝福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3-18 15:30 浏览:
 3月15日,伍峻民授权“湘达律师”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一位42岁法官的辞职报告》。短短2天,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超过2万。

  辞职前,伍峻民是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和涉外商事审判庭副庭长。“伍法官,你成网红了。”面对前同事的调侃,伍峻民和往常一样只是笑笑。有人不解,他已经不年轻,为什么要放弃“铁饭碗”,大多数朋友和同事祝福他,获得了一片新天地。

  3月17日,潇湘晨报记者独家专访辞职法官伍峻民,还原其辞职始末。

  出走日

  前同事并不都是祝福声

  3月3日,伍峻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晒出《工作人员异动通知书》,这份盖有“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公章的通知书显示,伍峻民的辞职已得到批准。3月10日,伍峻民办完所有的手续,上交办公电脑、工作证、门卡,将10多份裁判文书一一审阅签发。“从此以后,同事们在门内,我在门外,相见已不易。”

  长沙中院的(前)同事们,几乎一致地留言祝福。事后,伍峻民也从一些朋友那里得知,祝福并不是唯一的声音,也有人对他的行为表示不理解。毕竟,伍峻民在长沙市两级法院当了十年法官,已是知识产权审判领域的资深专家。

  2006年,伍峻民通过全省法检招考被录用到当时的望城县人民法院,2010年初,又从望城法院调至长沙中院知识产权和涉外商事审判庭,一直未离开审判一线。

  2011年,伍峻民承办了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诉深圳市金鸿德贸易有限公司、湖南生物医药集团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该案先后入选最高人民法院《2011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10大案件》及2012年第7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多年的一线审判工作,为伍峻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15年,伍峻民被湖南省知识产权局聘为湖南首批知识产权专家顾问。(全省法院系统仅2人)

  伍峻民说,法院给了他成长的空间,他是带着感恩之情离开长沙中院的。对于祝福和质疑,他是这样回复的:“外面海阔天空,但也风吹浪打;尽管如释重负,但也诚惶诚恐。”

  七日谈

  一场病躺七天,开始忧虑生命

  3月15日,记者在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见到了伍峻民——他受邀担任事务所副主任,负责组建知识产权业务部门。

  “为什么要辞职?”记者将核心问题抛给伍峻民。

  他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讲起了自己在2015年春节期间的一场大病。头痛是从腊月二十八开始的,当时伍峻民带着妻儿从长沙回到常德乡下准备过年。

  “到家第一天就病倒了,头痛,像是有一股力量撕扯着我的脑袋。”由于乡下没有大医院,伍峻民只能强忍疼痛,春节七天假,伍峻民每天都是卧床度过。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恶性肿瘤。

  假期快结束时,回到长沙的伍峻民去医院检查,结果让他喜忧参半。核磁共振成像显示,伍峻民颅内没有肿瘤,问题出在颈椎上。由于常年伏案工作,伍峻民颈椎严重劳损。伍峻民开始做康复治疗,“每次按摩头部和颈部,都疼出一身汗。”

  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5年,伍峻民每年的收存案数都在100件以上,2014年是最多的一年,达148件。这一数字代表伍峻民需开庭和做出判决的案件,如果加上他与其他两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开庭的案件,伍峻民每年需开庭的案件达到400多件。最多的一次,他一天开了12个庭。

  伍峻民说,那场大病,让他对生命产生了忧虑。他在辞职报告中写道:“白天开庭、晚上和周末加班写文书、批改文书,已是生活的常态。儿子说,爸爸的爱好就是写判决;妻子说,看到我最多的就是在书房写判决的背影。我担心长此以往,家庭的稳定性难以继续。”

  新世界

  接的第一单不知收多少律师费

  对身体健康的忧虑,不是伍峻民辞职的全部原因。

  伍峻民在辞职信里提到了自己房贷的压力。他引用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话:“42岁虽然没有了25岁的优势,可是再不开始就43了。”

  伍峻民虽然已受邀加盟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但他还有着一些或明或暗的阻碍。“明”的方面指的是法律的规定,根据我国《律师法》和《法官法》,“曾经担任法官、检察官的律师,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与两年的“禁业期”相比,伍峻民认为,“最困难的,是从法官到律师的角色转换。”


  前两天,伍峻民代表事务所接待了一位当事人。当事人是代表建筑公司过来的,年前,该公司承建的工地上,一名工人被吊车砸死,吊车公司让建筑公司先行赔偿该工人家属110万元,其中60万元为代吊车公司垫付。事后,吊车公司不肯按约定向建筑公司支付60万元。“他问我要收多少律师费,我一下子就懵了,脑海里完全没概念。”

  与当事人谈判,是伍峻民当法官时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他说,法官会站在双方当事人立场综合考虑全案,律师要服务好自己的当事人。“两者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角色转换才是最难的。”

  在两年的“禁业期”内,伍峻民还不能以代理人或辩护人的身份出现。不过,他已经在着手做一些事情。3月15日,伍峻民推出“湖南知产诉讼沙龙”微信公众号。在伍峻民的计划里,他准备以这个公众号为平台,在省内搭建起包括法官、学者、专家在内的知识产权交流平台。

  需要角色转变的,不仅仅只有伍峻民一人。长沙市芙蓉区法院法官阳曙文,于2015年12月12日提交辞职信。今年2月5日,长沙市芙蓉区委组织部批准其辞去公职。3月17日,阳曙文本人也向记者确认了辞职一事。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分类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