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手机 > 文章 当前位置: 手机 > 文章

等待与抗争:金立中小供应商的维权之路

时间:2018-09-2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今天要不到说法我就不回去了。”

  9月27日下午,深圳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林健(化名)走出地铁站,一路冒雨跑到了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时代科技大厦。

  这是金立手机总部的所在地。林健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来到这里。这次他一定要从金立方面要一个说法:欠的钱到底能不能还?要怎么还?

  林健是一名金立的上游供应商,负责为这家老牌手机厂商提供Type-C接口的连接器。金立已经拖欠了他超过1000万元的货款,从去年12月开始,他就没能从金立收回任何款项。

  导致金立拖欠货款的原因缘于2017年底开始遭遇的资金链危机。界面新闻此前曾经报道过,由于下半年销售成绩不佳,包括金立在内的多家厂商现金流吃紧,导致无法及时支付货款。

  此后事件不断发酵。2017年12月,手机供应链龙头厂商欧菲科技在一场投资者电话会议中表示,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约6亿元,并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随后,包括深天马在内的多家供应链企业开始跟进,金立的资产被逐渐冻结。其中包括金立所持有的微众银行、南粤银行的股份,以及深圳金立大厦、东莞金立工业园在内的多个资产。

  按照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此前的说法,金立在做出售资产的工作,一边偿债一边生产,希望通过寻找出售资产来度过这次危机。

  刘立荣当时还透露了金立解决资金链问题的三个步骤: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对于这些资金链比较雄厚的供应链企业而言,几亿的欠款虽然数额巨大,但还算不上伤筋动骨。然而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供应链企业来说,即便是1000万元的欠款,也足以让它们深陷泥淖。

  “几个月开不出工资了,我们公司今年一个人都没招,虽然业务还可以正常开展,但是这样下去招不到人,早晚也会出事。”一家为金立提供数据线的上游供应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金立此前对供应商采取的是“3+6”的付款模式,即3个月的月结时间加6个月后去银行承兑的商业承兑时间。供应商的货款一般是在发货9个月后才能取到。

  这意味着,这一批供应商的钱款从今年初开始就一直没有收到。

  来到时代科技大厦之后,林健直接走入地下停车场。那里已经聚集了超过20名和他有着类似经历的上游供应商,他们约定一起到楼上金立的办公室去要个说法。

  界面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供应商都换上了统一定制的服装,上面写着“金立还钱”、“还我血汗钱”等字样,几条写着抗议语句的横幅铺在地下停车场的道路中间。

铺在地下停车场地面的抗议标语铺在地下停车场地面的抗议标语供应商们统一定制的服装供应商们统一定制的服装

  “这次预计会来一两百人,我们要让金立看到我们的诉求。”林健的语气十分坚定。

  界面新闻记者初步了解后发现,被拖欠1000多万元货款的林健,并不是这些供应商之中损失最大的。来自佛山的物料供应商彭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金立拖欠他的款项合计达到了7000多万元,还有些供应商被拖欠的款项据称已经达到了亿元的级别。

  “我和金立合作了10多年,这次基本全赔进去了。”彭先生说,他没想到金立会在2018年以这样的方式给他们的合作画上了句号。“现在的手机行业基本都不行了,我们之后都不太愿意和手机厂商合作了。”他十分无奈。

  最让这些供应商受伤的是,他们处在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每拖一天,困难就会多一分。对于他们而言,几千万的欠款等同于他们经营几年所需要的现金流。

  彭先生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称,在这次纠纷中,投资人和一些大供应商已经对金立的相关资产申请了保全,即便是清算,也能够拿到自己的欠款。而这些中小规模的供应商,则要排到更后面,他们迫切希望金立方面能够尽快给出方案。

  “我之前赚的1000多万全都赔进去了,现在还倒欠400多万,欠的钱有供应商的,有家人的。供应商还好说,家里人的钱我怎么办啊?”一名供应商无奈地说。

  十多分钟过去,现场的供应商已经增加到大约40名。林健开始带领在场的所有人向21楼金立的办公室进发。他们希望能够见到金立的相关负责人,并且要到一个说法。

  但现实依然残酷。21层金立办公室的前台无人接待,原本可以容纳数百位员工的办公室几乎人去楼空,只剩下寥寥数位员工继续留守。上门讨债的供应商们很快占据了开阔的前台空间,办公区的员工也没有对这一群“不速之客”的到来作出任何回应。

  供应商们就那么在前台三三两两地站着,希望金立方面能够派出代表来进行对话。但是他们没有等来任何回应。有消息称,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这段时间一直逗留在香港,并未回到内地。

  很快,供应商们不再等待,拉起了早已准备好的横幅,站在一起开始拍照留存。有部分供应商提议,将这些合照发到微信群和朋友圈中,传播得越广越好。

在金立办公室前台拉起标语的供应商代表们在金立办公室前台拉起标语的供应商代表们

  但即便是这样,金立方面始终没有派出任何工作人员,与这些供应商们进行对话。这让一些供应商很是不满。有的人说:“下次多叫点人来,叫够1000人上来,不信他们不出来。”

  这些供应商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金立的办公室。8月30日,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曾在这里举行了小规模的供应商债权人会议,部分供应商也参与了上次会议。

  “没有谈出什么结果来,他们只会说很艰难,也在想办法,但最终也没有给出什么办法。”一名供应商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按照一些供应商的说法,此前他们从金立方面获得了“9月底重组方案出台”的承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还是没有看到任何动静,于是组织了这次大规模的上门维权事件。

  也有一些企业已经将金立告上法庭,希望通过法律的力量拿回自己应得的资产。

  电子元件代理商威健国际的一位代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已经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两边将金立告上了法庭。也有供应商表示,他们已经在东莞、深圳等地区的法院提出了相关诉讼。

  但现在,这些公司还没能等来最终的判决。

  在供应商“占领”金立公司前台近一个小时后,相关部门的执法人员开始出现,并且没收了供应商们拉出的横幅。

  这一举动激怒了在场的供应商们,他们开始大声抗议金立的不作为,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我也不愿意来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再拿不到钱就活不下去了。”一位供应商情绪激动地向在场的执法人员表示。

  但在执法人员的要求下,聚集的供应商们最终陆续离开了金立办公室。界面新闻记者粗略统计后发现,到场的供应商及相关代表人员人数总共大约在60-70人左右。走出大楼之前,这些供应商们在大楼的大堂前再度拉起横幅,拍了一张合影。

离开金立办公室的供应商们离开金立办公室的供应商们

  “上次的人数也是差不多多。”时代科技大厦的物业管理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离开金立办公室后,部分供应商代表又来到了深圳市政府所在地,他们希望直接和政府对话,来获取有关部门的支持。在路上,身着定制服装的供应商们也受到了格外多的路人关注。

  在政府所在地附近,供应商们终于见到了姗姗来迟的金立公司代表——金立副总裁徐黎和一位法务部门的工作人员。

  他们和供应商们进行了一次简短的交涉。供应商在对话中多次强调,他们已经等了太长的时间,希望金立能够尽快给出相应的解决办法。而徐黎则始终表示,金立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但他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落实时间。同时,金立的法务人员也提到,金立目前还没有进入破产程序。

  当被供应商问到刘立荣的下落时,徐黎表示,刘立荣暂时不会回到内地,“回来有什么用呢?他也没钱,你们找到他也没用。”

  这次会面结束的很快,供应商们显然不会满意。

  “哪怕是破产清算也好,我们也能多多少少分到一点,就算不多也够支持一会。现在就是什么回应都没有。”来自中山的彭先生给界面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金立现在的各项资产,包括银行股份和房产、工业园在内的估值大概有近百亿。他估计金立的计划在于,让微众银行和南粤银行能够尽快上市,将手中的股份估值进一步提升,获得更加充足的资金。

  这可以被认为是金立采取拖延办法的原因之一。彭先生说,金立对中小供应商的态度就是“不破产、不重整、不回应、不面对”。此前,第一财经的报道也提到,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表示“金立是拖得越久越值钱”。

  在有关部门的斡旋下,金立和供应商们最终达成了初步共识,双方协定第二天在金立办公室所在的街道办事处举办一次债权协调会议。

  9月27日晚,林健在一个由数十位供应商组成的微信群中发出了上述协调会议的通知,并且得到了不少人的回应。第二天,这些供应商们还将继续他们面对金立手机的维权之路。

上一篇:麒麟980加持 华为Mate 20系列广告登央视 网友:稳了

下一篇:搭载小爱同学 小米米家小白智能摄像机增强版发布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 261983####  |  地址:  |  电话:   |